2017年3月28日星期二

ADULT.:底特律迷離電幻屋

也許大家已忘掉了electroclash是甚麼一回事,然而對於來自美國底特律、由Adam Lee Miller和Nicola Kuperus這對夫妻檔所組成的ADULT.,想當年(2001年間)我們都是通過electroclash電音樂潮而認識到這隊獨當一面的electro-punk樂隊。而我對ADULT.的追隨,卻肯定比electroclash為長遠。 
在14年間共發行過5張官方專輯,ADULT.談不上是多產的名字。轉投英國獨立名廠Mute後,2017年全新專輯《Detroit House Guests》是他們繼《The Way Things Fall》後睽違4年的回歸作。

顧名思義,《Detroit House Guests》是ADULT.的合作性專輯,每首曲目都有嘉賓樂手作情商客串、各參與兩首曲目。然而有別於現今所常見通過互聯網交換音檔的合作形式,《Detroit House Guests》之重點,是ADULT.乃邀請客席音樂人親身前往他們的底特律錄音室合作。ADULT.早在2000年代初已有此構思,直到在2014年取得John S. and James L. Knight Foundation的支助,才得以履行這個音樂計劃。 
在《Detroit House Guests》裡所應邀參與的名字,包括英國EBM名團Nitzer Ebb歌手Douglas McCarthy、美國紐約噪音搖滾天團Swans靈魂人物Michael Gira、布魯克林電音二人組Light Asylum的Shannon Funchess、Robert Aiki Aubrey Lowe化身的Lichens、奧地利theremin演奏家Dorit Chrysler、多媒體藝術家Lun*na Menoh,全部都是得以獨當一面的藝人。

最先釋出是與Douglas McCarthy合作的〈They're Just Words〉,在這首帶有80年代風的electro-pop曲目裡,與Nicola合唱的Douglas竟然流露出點點一種白人騷靈嗓音的感覺,反而另一曲〈We Are a Mirror〉才較接近Nitzer Ebb的EBM工業電音但又明快得多。

《Detroit House Guests》不獨是他們的底特律大屋,也是其撲朔迷離的恐怖大宅,樹立出今天ADULT.猶如gothic般的闇黑電音取向,不只是一隊所謂electro-punk樂隊那麼簡單。 Robert Aiki Aubrey Lowe參與的開場曲〈P rts M ss ng〉已來得相當之耐人尋味,〈This Situation〉更可叫聽者進入人聲與電音的迷宮。得到教主Michael Gira獻聲,〈Breathe On〉和〈As You Dream〉是一如所料地凝聚著闇黑冷冽的氛圍,連Nicola的嗓音也好比Siouxsie Sioux那樣妖氣,猶如在進行他們的電音祭典儀式。Lun*na Menoh參與的兩曲在實驗性電幻曲風下,無論是如斯空靈鬼魅的〈Into the Drum〉,抑或神秘詭異的〈Uncomfortable Positions〉,祭出是女巫式歌聲。Dorit Chrysler則為〈Enter the Fray〉帶來迷魂的theremin演奏,而〈Inexhaustible〉在層層疊疊人聲下更中段綻出是多麼邪譎驚悚的theremin聲效。

與此同時,Shannon Funchess的中性嗓音演繹下的舞池化electro-techno歌曲如〈We Chase the Sound〉和〈Stop (and Start Again)〉,也繼續綻放出ADULT.的電音張力。

2017年2月19日星期日

PVT:重塑新澳洲

從Pivot到改名為PVT,姑勿論你把這隊來自澳洲悉尼的三人樂隊形容為電氣數學搖滾、實驗搖滾還是電音搖滾,在過去10多年間我們都見證著他們的演進過程。 
由Richard Pike和Laurence Pike兄弟再加上Dave Miller所組成的Pivot/PVT,在2005年面世的首張專輯《Make Me Love You》之後,樂隊已衝出澳洲本土,得以加盟英國獨立廠牌Warp,當年正成功地把他們介紹開去,繼而又轉投美國紐約布魯克林的Felte廠牌旗下,樂隊的唱片合約可以走遍英美兩地;何況來自澳洲伯斯的Dave Miller,更早已移居英國發展、落地生根。

這個2月,PVT帶來繼《Homosapien》後睽違4年的全新專輯《New Spirit》,唱片在悉尼與倫敦兩地所灌錄,而Dave Miller也告回歸祖國(不知是否與英國脫歐有關),與Pike兄弟聚首一堂,讓PVT重新在澳洲紮根。甚至專輯《New Spirit》的主題,也有著「新澳洲」之意義。

若然大家在2015年才因為《Make Me Love You》面世10載而聽過其10週年紀念版,都不難察覺到他們已日漸走出昔日的post-rock/math rock姿態,後來的風格來得不同日而語。PVT在《New Spirit》裡的作品,都應用上大量電子合成器而來,展現得更電氣化、美麗銷魂而懾人心魄,欣然看到他們在音樂上已邁進另一個層次。 

專輯開場曲〈Spirit Of The Plains〉是來得泛著懾人電影感與minimalism之層次的電音樂章,漸漸釋出意象萬千的奇麗景象。先行發佈是9分鐘的長篇之作〈Morning Mist, Rock Island Bend〉,由迷魂空靈而具有細密肌理的ambient electronica制式,而漸漸凝聚成deep techno曲目,Richard Pike的神秘冷冽人聲,跟Brian Eno的2016年前作《The Ship》主題曲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新單曲〈Another Life〉的扣人心弦之處,是源自歌曲的部落節拍以及耐人尋味的主唱,猶如進入一個PVT的音樂祭典儀式。 

〈A Feeling You Can Find〉是著是如斯夢幻而美麗旋律的IDM歌曲;如果〈Salt Lake Heart〉是PVT的synth-pop,那麼這就是滿佈菱角的synth-pop作品; 器樂曲目〈Fool in Rain II〉的迷魂電音sequence有如下雨韻律又帶點東瀛氣息,繼而再轉化出techno之肌理;樂隊回歸澳洲,也不忘寫出一曲〈Kangaroo〉,那是在緊湊的歐陸電音程序肌理主導而又配以磁性主唱的electro rock歌曲;而縈繞心頭的歌曲〈Murder Mall〉,更有如Scott Walker的歌曲抑或師承自David Bowie在柏林三部曲時期的冷冷氛圍。

主題曲〈New Spirit〉可叫我聯想到英國post-punk年代的電音樂團遇上德國krautrock的薰陶;而〈Fake Sun In China〉竟可以勾勒出如斯晶瑩剔透電子合成器演奏的電音曲風,但歌曲卻像Gary Numan那種介乎synth-pop與art rock之間的作品,在中國連太陽也有造假的?難道PVT不想到中國巡演嗎?

2017年1月2日星期一

Brian Eno:元旦之氛圍反射

縱使Brian Eno的2016年專輯《The Ship》已是4月份的出品,但感覺仍是那麼新簇簇的唱片來。然而,Eno卻已急不及待帶來他的2017年全新專輯《Reflection》,而且還要搶閘在1月1日元旦面世。
雖然兩張專輯才不過相隔了不夠8個月,但彼此卻來得迥然有別。

前作《The Ship》作為Eno睽違4年來的個人專輯,沒錯在風格上那仍可以歸納為他的ambient系列作品,然而長達20多分鐘的主題曲在幽閉深邃之氛圍下,卻有著Eno的猶如從水底傳來、經過vocoder處理的緩慢低迴、鬼魅空靈吟唱,而三部曲〈Fickle Sun〉那分別是Eno主唱的ambient-ballad / avant-ballad歌曲、鋼琴下的spoken words作品以及改編重唱The Velvet Underground的1969年歌曲〈I'm Set Free〉,甚至專輯背後亦圍繞著上世紀10年代鐵達尼號沉沒到第一次世界大戰之主題,無疑是Eno來得較「複雜」的ambient唱片。 
而《Reflection》則是Eno回歸到最純粹姿態的ambient專輯,試圖創造出無窮無盡、沒有時間規限的氛圍音樂出來,就像1985年的《Thursday Afternoon》及1993年的《Neroli》般,是Eno的「一曲ambient專輯」,整張專輯只收錄一首一小時左右的長篇ambient曲目——推出《Thursday Afternoon》時,CD產品剛面世不久,這是Eno首張為CD形式所灌錄的專輯,從而突破了以往黑膠唱片時代的曲目長度,為Eno在ambient音樂領域上的另一里程碑。

在《Reflection》裡全長54分鐘的ambient樂章〈Reflection〉,這段漫長ambient音樂旅程,帶來萬籟俱寂的空靈氛圍、孤零的琴音、幽悒荒涼的意境、迷魂的嗡嗡聲低嗚、憩靜的默想空間、耐人尋味的迷思,都是我們熟悉不已的Eno式ambient之音;川流不息而來的音樂,聽似重複又重複,但其實卻在產生微妙的變化。 

有別於《Thursday Afternoon》和《Neroli》只有以CD形式出版,《Reflection》除了CD及MP3外則同時有出版雙張黑膠唱片,把這首長篇ambient曲目分拆成4個部分。我是聽足本的音檔在先,然後才聽黑膠唱片的四部曲,感覺卻有所不同。正如《Reflection》還有跟合作無間的軟件設計師Peter Chilvers共同創作跨越音樂、視覺與衍生藝術的Apple TV和iOS版本,都為這個ambient作品提供不一樣的聆聽體驗。

2016年12月31日星期六

R.I.P.: Music in Heaven 2016

我為2016年離世的音樂家選輯了一個playlist。如果上帝真的在2016年擔綱起音樂策展人,召集了一個史上陣容最強勁的《Heaven Music Festival》,那麼這個歌單就是《天堂音樂節2016》的陣容簡介。


在此向這群已故音樂人作致敬(按照歌單次序)。

David Bowie (8 January 1947 – 10 January 2016)
George Michael (25 June 1963 – 25 December 2016)
Leonard Cohen (21 September 1934 – 7 November 2016)
Prince (7 June 1958 –21 April 2016)
Alan Vega (23 June 1938 – 16 July 2016) of Suicide
Greg Lake (10 November 1947 – 7 December 2016) of Emerson, Lake & Palmer
Colin Vearncombe (26 May 1962 – 26 January 2016) of Black
Caroline Crawley (8 August 1963 – 4 October 2016) of Shelleyan Orphan
Dave Swarbrick (5 April 1941 – 3 June 2016) of Fairport Convention
Signe Toly Anderson (15 September 1941 – 28 January 2016) of Jefferson Airplane
Gilli Smyth (1 June 1933 – 22 August 2016) of Gong
Alphonse Mouzon (21 November 1948 – 25 December 2016)
Maurice White (19 December 1941 – 4 February 2016) of Earth, Wind and Fire
Phife Dawg (20 November 1970 – 22 March 2016) of A Tribe Called Quest
Prince Be (15 May 1970 – 17 June 2016) of P.M. Dawn
Bernie Worrell (19 April 1944 – 24 June 2016) of Parliament-Funkadelic
Glenn Frey (6 November 1948 – 18 January 2016)
Leon Russell (2 April 1942 – 13 November 2016)
Isao Tomita富田勳 (22 April 1932 – 5 May 2016)
Jean-Jacques Perrey (20 January 1929 – 4 November 2016)
Pete Burns (5 August 1959 – 23 October 2016) of Dead Or Alive
Michiyuki Kawashima川島道行 (24 August 1969 – 9 October 2016) of Boom Boom Satellites
Jimmy Cheung (30 August 1984 – 25 January 2016) of Modern Children
Craig Gill (5 December 1971 – 20 November 2016) of Inspiral Carpets
Sharon Jones (4 May 1956 – 18 November 2016) of Sharon Jones and the Dap-Kings
Steven Young (1962 - 2016) of Colourbox
John Berry of Beastie Boys
Nick Menza (23 July 1964 – 21 May 2016) of Megadeth
Rick Parfitt (12 October 1948 – 24 December 2016) of Status Quo
Paul Kantner (17 March 1941 – 28 January 2016) of Jefferson Airplane / Jefferson Starship
Dale "Buffin" Griffin (24 October 1948 – 17 January 2016) of Mott the Hoople
Merle Haggard (6 April 1937 – 6 April 2016)
Bruce Geduldig (7 March 1953 – 7 March 2016) of Tuxedomoon
Paul Bley (10 November 1932 – 3 January 2016)
Keith Emerson (2 November 1944 – 11 March 2016) of Emerson, Lake & Palmer
Sir George Martin (3 January 1926 – 8 March 2016)
Pierre Boulez (26 March 1925 – 5 January 2016)
Pauline Oliveros (30 May 1932 – 4 November 2016)
Tony Conrad (7 March 1940 – 9 April 2016)
Spanky aka DJ Spank Spank aka DeeJay Phuture of Phuture

2016年12月16日星期五

Hans-Joachim Roedelius:多愁善感的德國電音老祖

作為「德國Krautrock音樂季」的第二波,我抱以更為難能可貴之心情期待看Hans-Joachim Roedelius在12月18日的香港場音樂會,畢竟他已是82歲的高齡樂手,而且比他年輕十載的krautrock電子音樂先鋒樂隊Cluster隊友Dieter Moebius已在去年因癌症病逝,那麼我們更要珍惜看到Roedelius現場演出的機會。
我第一張購買到Cluster的專輯,是1976年的《Sowiesoso》(也是樂隊加盟Sky Records後的首張出品),當年(80年代)算是慶幸找到其二手黑膠唱片。那時Cluster已漸漸走出了早年充滿菱角的實驗性電聲噪音組態,而投入幽美、細膩、溫婉而氛圍化的電子音樂風格,樂曲耐人尋味得來而又有著一份夢幻、避世的大自然靈秀氣,叫我迷醉不已,也成為我最喜歡的專輯。
識得聽Cluster,都知道音樂上的多愁善感或思古幽情,都是源自Roedelius身上——而我對Roedelius這位德國電子音樂家之情有獨鍾,正是他的多愁善感詩意音樂情操。

比如由Michael Rother(Neu!)監製的第3張專輯《Zuckerzeit》(1974)裡Cluster不但首次作出旋律化取向,也呈現了Roedelius與Moebius的迥然有別音樂風格,出自前者手筆的〈Rosa〉、〈Fotschi Tong〉與〈Marzipan〉正告訴了Cluster的krautrock電子音樂也可以多麼美麗動人。再聽他們與Brian Eno合作的1978年專輯《After the Heat》裡的〈Luftschloß〉和〈The Shade〉,抑或Cluster的1979年專輯《Großes Wasser》裡的〈Isodea〉和〈Manchmal〉等小品曲目,都是萬般美不勝收之作。也別忘記Brian Eno的1977年專輯《Before and After Science》裡他與Cluster二人合寫的ambient ballad歌曲〈By This River〉,Roedelius一手孤零戚然的鋼琴演奏,可聽得令人融化。

而Roedelius的個人唱片,我尤愛Sky Records時期的1979年專輯《Jardin Au Fou》,以及由前Tangerine Dream成員Peter Baumann監製的1981年專輯《Lustwandel》,後者裡的多首鋼琴樂章都是如斯縈繞心頭。也是何解當Roedelius在1991年發表鋼琴音樂專輯《Piano Piano》是多麼叫我們趨之若鶩。 

也喜歡Roedelius的合作性音樂項目,如90年代與意大利音樂家Fabio Capanni和Nicola Alesini合作的ambient jazz專輯(有以3人聯名抑或Aquarello之名義),2000年代與美國ambient樂手Tim Story的多次合作,而3年與由唱作人變身電音樂手的Lloyd Cole合作的《Selected Studies Vol. 1》專輯更是張驚喜之作。
說來,我仍念念不忘Roedelius在2006年出版的2CD精選專輯《Works 1968–2005》,限量發行2006套,我那套編號是1210。

2016年11月30日星期三

Justice:第三度審判

屈指一算,法國巴黎電音2人組Justice得以樹立起其電音舞曲恐怖分子姿態的首張專輯「十字架」《†》(Cross)已是9個年頭前的出品,明年就可以來個10週年紀念。從《†》來到2011年發表的第2張專輯《Audio, Video, Disco》,Xavier de Rosnay與Gaspard Augé已走出了往昔的狂野不覊折衷性electro house / indie-disco框架,而開宗明義向70年代搖滾取經,打造出帶著prog rock那種浮誇基因而來的蕩氣迴腸電音風格。 
《†》與《Audio, Video, Disco》之間的進化,兩者有著夜間與日間、黑暗與開揚之對比。然而來到睽違足足5年的第3張專輯《Woman》,也許我會說這是過往兩張專輯的風格之總和而已,但又傾向是後者的延續,談不上有甚麼重大突破。

當然, Justice在《Woman》裡的音樂製作都能來得更大型與精良,正如有好幾首曲目Xavier與Gaspard都不惜工本找來了London Contemporary Orchestra & Choir伴演——那不僅是用上真管弦樂,連choir唱詠也是真人獻唱。
所以,先行單曲〈Safe and Sound〉在伴以亮麗奪人synth聲、浮華而柔揚真弦樂演奏、跳脫俐落slap bass的歐陸電音disco曲風下,那搶耳的choir唱詠演繹令歌曲來得壓根兒活像〈D.A.N.C.E.〉的延續,最後滲出acidic電聲來;而再次找來紐約搖滾樂隊Diamond Nights歌手Morgan Phalen主唱的另一單曲〈Randy〉,在acidic電聲肌理之間也延續著〈On ‘n’ On〉的soft rock底蘊。

但我仍會說《Woman》是具有不俗可聽性的Justice專輯。歌曲作品方面,另一Morgan Phalen主唱的〈Pleasure〉是多麼美好的soul-pop,由英國樂隊Zoot Woman歌手Johnny Blake演繹出界乎soft rock與disco-pop之間的〈Stop〉來得憂傷、溫婉而美麗,M. Yaman唱出的〈Fire〉這首soul-funk-rock歌曲的閃亮之處是其funky鍵琴riff,由法國歌手Romuald主唱的〈Love S.O.S.〉在纏繞著警報般的聲效底下是首Justice的史詩性曲目。

我更討喜他們的器樂電音作品,〈Alakazam !〉的高壓電音舞曲能量一定輸不了;〈Chorus〉交織著壓迫感工業電音氣場、所凝聚出的張力與詩意的合唱團唱詠,絕對是Justice的懾人之作;〈Heavy Metal〉不是明目張膽地來個重金屬搖滾,而是由氣勢磅礡的巴洛克x前衛搖滾式鍵琴作主導(取樣自Andy Clark樂曲〈Element of Risk〉),都告訴大家Justice的聲音仍是多麼富有官能刺激;而結尾的〈Close Call〉又是萬般美不勝收的電影配樂感樂曲。

2016年11月7日星期一

我寫《達明一派Project 30》:茫茫如水一般日子淌過

幾個月前,當環球唱片找我為達明一派30週年的復刻唱片計劃執筆撰寫文案,而且還要是會再版成黑膠唱片(後來方知道是出版圖案碟),誠然我有點受寵若驚。能夠「為達明服務」,這是多麼深感榮幸的美事。
所以當我手執《達明一派 Project 30》這盒一套7張的10”圖案膠EP box set(我那套的編號是0004),到落手「開盒」(unboxing)時,興奮又緊張的心情乃不言而喻——當中就是包括一種久遺了地看到自己的文字被印刷成書冊的興奮感覺。
過去,當我介紹叫人愛不釋手的外國殿堂級樂隊精裝豪華版box set出品時,總會嚷著別人可以在書冊上交由來音樂媒體工作者/樂評人執筆資料詳盡深入的文案,鉅細無遺地記載每張專輯的來龍去脈,是多麼富有音樂文化保育價值意義的一回事。反觀香港樂壇那些流水作業式所謂珍藏版box set,都從不肯花上怎樣的人力資源去放在文字篇幅上。

能夠為達明一派的box set逐張專輯執筆liner notes,對於我來說那簡直是夢想成真。若非篇幅與時間有限,不然可以走訪劉以達和黃耀明讓他們現身說法音樂心路歷程,再找來其作詞人以及早年的監製一談,方是最理想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