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The Very Best of 2015

是日大除夕,送上我的2015音樂作品精選,這個超過6小時的歌單,我花了不少時間來「砌靚個flow」。

然而今年有好一些作品在Spotify欠奉,又抑或曾經上架但後來卻又被抽起了(如Sufjan Stevens、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所以並不是我在2015年喜愛的全部。

我好想以Föllakzoid的〈Electric〉來作為開場啊!

2015年12月27日星期日

Merry Krautrock Christmas:Harmonia / Irmin Schmidt

誠然,近年我已鮮有購買box set出品,但這陣子我還是購買了兩套在早前面世的box set,來作為今年送給自己聖誕禮物,並趕及在聖誕前夕當日帶回家。

這兩套box set分別是Harmonia的《Complete Works》和Irmin Schmidt的《Electro Violet》,前者是黑膠、後者是CD,無獨有偶兩個都是德國Krautrock界的傳奇性名字。其實我從沒有每年都買聖誕禮物給自己的習慣,只是隨便找個藉口而已。 
Harmonia是由Neu!的Michael Rother和Cluster的Hans-Joachim Roedelius及 Dieter Möbius所組成的Krautrock超級組合,後期連英國的Brian Eno也加入其錄音session。而《Complete Works》是限量發行2,000套精美的6LP box set,共5款專輯,包括《Harmonia》、《Deluxe》、《Tracks and Traces》、《Live 1974》以及一張從末發表過的《Documents -1975-》,此外還有一本36頁書冊、音樂會海報以及pop-up大屋(Harmonia位於Forst的錄音室)。
Irmin Schmidt是Can的鍵琴手,《Electro Violet》是他的個人作品12CD box set,共9款專輯,限量發行1,000套,當中更附有Irmin的親筆簽名。

2015年12月11日星期五

再看Roger Waters: The Wall

回到9月間的時候,我已在電影院看過Roger Waters的音樂會紀錄片電影《Roger Waters: The Wall》。電影放映完畢,已可肯定這是我在近年所看過最精采的音樂會電影——畢竟《The Wall》這套Pink Floyd的1979年經典雙唱片概念專輯我早已聽得滾瓜爛熟,情意結與震撼的感覺揮之不去,心裡暗道:我定要再多看一遍!結果我再次看由他與Sean Evans執導的《Roger Waters: The Wall》,已是看Blu-ray影碟的時候。
手執這套包裝精美的特別版雙碟《Roger Waters: The Wall》,已蠻滿足,內附32頁冊子、硬卡劇照、迷你海報。然而單是能夠重看到《Roger Waters: The Wall》,已是相當期待的事情,因為得以看到更多細節。
2010至2013年間,Waters舉行了219場《Roger Waters: The Wall Tour》,而電影《Roger Waters: The Wall》就是一個總結。這個巡演不獨是完完整整地重演概念專輯《The Wall》,也是重演1980/81年Pink Floyd的《The Wall Tour》,把30年前的搖滾歌劇舞台表演意念與鋪排,拓展成更加不惜工本、大型而複雜的多媒體形式實踐出來,舞台表演製作科技的躍進,從音響到視覺效果到所帶出的政治訊息,皆來得更懾人而立體,足以叫人看得目瞪口呆。

這不是直截了當的音樂會電影,當中亦穿插著Roger Waters的紀錄片形式影片。如電影之開始,是巡演結束之後,Roger獨自駕車到軍人墓園拜祭在二戰中喪生的父親Eric Fletcher Waters(離世時Roger才只有5個月大),從而引伸出音樂會影片之揭幕;然後,Roger再帶同女兒India Waters與兩名兒子Harry Waters(也是其巡演鍵琴手)和Jack Fletcher到另一墓地拜祭在一戰中喪生的祖父George Henry Waters。在戰爭與死亡的陰影背後,反戰是這個《The Wall》巡演的最大訊息與主題。 

重看《Roger Waters: The Wall》,體驗更深。開場曲〈In the Flesh〉把音樂會變成戰場;再看〈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Part 2)〉時才見到出來「咪嘴」唱和的兒童身穿的T恤是印上”Fear Builds Walls”之字樣,緊接著是玩出寄調同一曲子的Acoustic曲目「新歌」〈The Ballad Of Jean Charles de Menezes〉,以悼念倫敦恐怖爆炸案無辜被警察槍殺的巴西人Jean Charles de Menezes;〈Mother〉投以Roger在Pink Floyd時代於Earls Court表演此曲的Live Clip來過跨時空對照,視頻上出現了"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的字樣,當唱到"Mother, should I trust the government?"時視頻又以一句"No fucking way"來回應;〈Goodbye Blue Sky〉的影片中從戰機投下的「炸彈」,是十字架、共產主義的鐮刀與鎚子、伊斯蘭星月、猶太星之標誌,以及蜆殼石油、平治汽車之商標;從〈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Part 3)〉引伸出的器樂搖滾曲目〈The Last Few Bricks〉是多麼的精采絕倫;在圍牆背後演出的〈Hey You〉氣氛是如斯冷凝深沉,配以的視頻亦呈簡約;〈Is There Anybody Out There?〉裡Dave Kilminster和G.E. Smith的古典結他二重奏是美得沒話說;〈Comfortably Numb〉和〈Run Like Hell〉永遠是Pink Floyd最棒的現場演出曲目;尾聲的歌劇作品〈The Trial〉在表演過後那巨型圍牆遭推翻倒塌的一幕,是大家最期待的經典場面。  
Bonus影片方面,Disc 1有雅典(室內)和布宜諾斯艾利斯(戶外)兩場演出由建立舞台到綵排到公演的Time Laspes;又有拜祭在二戰中於保加利亞喪生的英國軍官Frank Thompson墓地之短片。Disc 2裡共有31節的Facebook Films,是不同題目的花絮與專訪短片,讓大家對《Roger Waters: The Wall》有更深入的認識;重點是另收錄了2011年5月12日在倫敦The O2那場演出中David Gilmour為一曲〈Comfortably Numb〉情商客串,再次站在高高的圍牆上彈奏結他與跟Roger合唱,毋庸置疑是叫人看得大感動的畫面;而到了眾人玩出結幕歌〈Outside the Wall〉時,除了David之外連Nick Mason也一同站出了,四分三隊Pink Floyd出現在台上。只可惜這兩曲的音色薄弱(對比起主菜影片的超高質音色),略嫌耳感不夠痛快。

2015年12月5日星期六

我終於遇上New Order

關於《Clockenflap 2015》,我還是想特別說說作為今年整個音樂節壓軸表演的New Order。沒錯,這是他們剛好睽違30個年頭後再訪香港,更重要的是——我.們.都.終.於.在.香.港.看.到.New Order.的.現.場.演.出.了。 
1985年4月26日New Order來港於Canton Disco演出,當時我年紀太輕而錯過了。我對New Order在30年前訪港的唯一回憶,是他們上了《歡樂今宵》的音樂節目(好像喚作《激光旋律》)接受訪問,訪問他們的是盧敏兒,還播了一個Live Clip(那些年New Order仍未拍攝MV)。就只有這些而已。

然後,我們都期待New Order第2度來港演出;而在那些年(90年代),那的確曾有過New Order會來港演出的傳聞、說得言之鑿鑿,事實上當時真的有搞手跟他們接洽過,只是最終不了了之。結果我們一等便30年,直到今年《Clockenflap》,才好讓大家夢想成真。
我期待看New Order的演出,更期待這位與他們會面的機會。

話說2009年5月6日Peter Hook在灣仔Tribeca舉行了他的DJ Gig,而我亦有機會跟他做了一個全港獨家訪問。當時,我幾乎帶了我全部的Joy Division、New Order還有其自家樂隊Revenge和Monaco唱片收藏給他簽名留念(達40多張),而Hooky亦沒有拒絕我貪心的要求。多年來,這堆Joy Division和New Order的唱片,都在默默地等候可以補上Bernard Sumner、Stephen Morris以及Gillian Gilbert之簽名的機會。 

好了,今次我可以遇上New Order,但那還不過是與別人一起作Meet & Greet式會面,若要簽名的話也不能太貪心吧。所以除了新專輯《Music Complete》之外,我只挑選了3張舊作帶去而已。 
至於上圖我跟New Order說了甚麼,可以令大家言談甚歡?那就是問到他們可記得30年前在香港演出後的中國大陸之行,第一個興奮地搶答是Gillian:「惠州!」

又,當我在兩個月前得悉New Order會在《Clockenflap 2015》演出後,隨即在Spotify選輯了這個他們的精選playlist,長達3個多小時。但因為一直想不到滿意的歌單名稱,所以一直只有設為私密、只供自娛。現在就把這個我的New Order playlist公諸於世,雖然它仍是只有「暫名」。
(謝謝Edmond Chan為我拍攝與New Order的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