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3日星期三

Tom Rogerson with Brian Eno:介乎鋼琴與電音之間的詩意

去年我最後一張購來的2017年度專輯,是Tom Rogerson with Brian Eno的《Finding Shore》。唱片在12月8號面世,我的vinyl要30號才到手,然後到31號早上方放在唱盤上播放。沒錯,之前我已經在Spotify聽過,認定是感覺相當不錯又美麗的電氣ambient鋼琴音樂唱片,誠然亦是基於有Brian Eno參與而誘使我冒名去購買實體專輯。然而當我聽到《Finding Shore》的藍膠唱片時,好感再進一步大增,那著迷程度令我義無反顧地把它加入我的2017年度喜愛專輯名單上。 
以Tom Rogerson with Brian Eno名義發表的唱片,也許前者對大家來說是個較陌生的名字。現居於德國柏林的Tom Rogerson,是來自英國的鋼琴/鍵琴演奏家,曾到美國紐約市爵士圈發展、跟The Bad Plus的Reid Anderson合作過,亦曾跟英國音樂家Jeremy Warmsley及女唱作歌手Emmy The Great合作;較為人熟悉,是他作為三人post-rock樂隊Three Trapped Tigers的一員。

《Finding Shore》是Tom Rogerson繼2005年同名專輯《Tom Rogerson》後他的第二張個人專輯。專輯是在Brian Eno的Opal灌錄,Eno也擔崗製作人的角色;即是Tom作即興鋼琴演奏,而Eno則在midi signal上進行即興、製造sound treatment電音聲響。
雙方通過一次巧遇而認識,當ambient教父Eno遇上鋼琴家Tom,也許少不免會叫人聯想到昔日Harold Budd & Brian Eno的聯袂合作關係。但《Finding Shore》卻是以Tom Rogerson with Brian Eno排名,當中也看到二人的主客之分,既能保留作為Tom之個人專輯,但同時亦能通過Eno的傳奇性名氣而令到Tom的作品取得更大的注目。

Tom Rogerson with Brian Eno的ambient鋼琴音樂,是有著一份思古幽情、詩情畫意,但有別於Harold Budd孤寂冷清的朦朧氛圍,其唯美之處我則會以德國電音先鋒樂團Cluster的Roedelius抑或美國的Tim Story來作比較。

毋庸置疑《Finding Shore》是一張如斯美不勝收的專輯。開場曲〈Idea Of Order At Kyson Point〉由如夢似幻的鏗鏘琴音帶出,延伸成溫婉動聽的鋼琴樂章;而〈Motion In Field〉在有如minimalism音樂的肌理下,那又多麼夢幻而幽美;〈On-ness〉就是一首雋永真摯而思古幽情的鋼琴獨奏曲目,美麗得沒話說。 

〈Minor Rift〉和〈Quoit Blue〉都是他的ambient鋼琴音樂,前者滄茫得漫天無際,後者斯人獨憔悴;〈March Away〉有著猶如prepared piano音色的琴音,奏出一份簡約的東方色彩;〈Eastern Stack〉把Tom的琴音闡釋成電幻ambient樂章;短短的〈Red Slip〉呈現出avant-garde音樂的實驗性;〈Marsh Chorus〉就以即興琴音營造出一片神秘虛幻的ambient氛圍。

喜歡《Finding Shore》,那全然是出於我對ambient鋼琴音樂的情意結。而Tom Rogerson得以受到Brian Eno青睞,好相信是因為他的音樂詩意。